中拉贸易升级

作者:岳云霞,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

内容提要:

自2017年以来,美国频繁使用双边、单边贸易调查工具,向中国施加压力。2018年4月以来,尤其是近期中美贸易摩擦出现了明显升温态势。在不断加压的中美博弈之下,拉美受地缘和贸易产品影响,成为首轮被波及地区,其所受影响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是可能的贸易替代,拉美国家在中美市场中都有一定的替代潜力;另一方面则来自中美贸易摩擦对国际贸易环境所产生的导向性冲击。在复合冲击下,拉美要改变在美拉关系中的长期被动局面,还要在新的国际环境下寻找有利的发展路径,这将为调整中的中拉贸易创造新的成长点。

自2017年以来,美国频繁使用双边、单边贸易调查工具,向中国施加压力。2018年4月,中美贸易摩擦出现了明显升温态势。继今年两轮进口关税上调后,4月4日,美国政府宣布将对中国出口的1,333项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中方随即宣布,将对原产于美国的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4月5日,特朗普总统又称要额外对1,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2018年5月17日至18日,由习近平主席特使、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率领的中方代表团和包括财政部长姆努钦、商务部长罗斯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等成员的美方代表团就贸易问题进行了建设性磋商。双方同意,将采取有效措施实质性减少美对华货物贸易逆差。为满足中国人民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和促进高质量经济发展,中方将大量增加自美购买商品和服务。这也有助于美国经济增长和就业。双方同意有意义地增加美国农产品和能源出口,美方将派团赴华讨论具体事项。双方就扩大制造业产品和服务贸易进行了讨论,就创造有利条件增加上述领域的贸易达成共识。双方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同意加强合作。中方将推进包括《专利法》在内的相关法律法规修订工作。双方同意鼓励双向投资,将努力创造公平竞争营商环境。双方同意继续就此保持高层沟通,积极寻求解决各自关注的经贸问题。

但是,美国白宫官网5月29日发表声明,美国将加强对获取美国工业重大技术的相关中国个人和实体实施出口管制,并采取具体投资限制,拟于2018年6月30日前正式公布相关措施,之后不久将正式实施。声明还称,根据《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美国将针对总值500亿美元含有重要工业技术价值的中国产品征收25%的关税,包含那些与“中国制造2025”相关的产品。最终的进口商品清单将于2018年6月15日之前公布,稍后将对这些进口产品征收关税。

在不断加压的中美博弈之下,拉美受地缘和贸易产品影响,成为首轮被波及地区,其所受影响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是可能的贸易替代,拉美国家在中美市场中都有一定的替代潜力;另一方面则来自中美贸易摩擦对国际贸易环境所产生的导向性冲击。在复合冲击下,拉美要改变在美拉关系中的长期被动局面,还要在新的国际环境下寻找有利的发展路径,这将为调整中的中拉贸易创造新的成长点。

1、可能的拉美贸易替代

中美两国是拉美前两大贸易伙伴,在拉美对外贸易中的占比分别达到了39.1%和13.7%,特别是在拉美的出口中分别占到了46.1%和9.0%(2016年)。因此,若中美贸易摩擦继续升级,势必产生扩大的外溢效应,对拉美产生影响,改变该地区现有的市场份额,产生一定的替代效应。

中美此前公布的加征关税清单尚处于公示和磋商阶段,但已显示双方摩擦的主要领域。美方增税的重点是中、高技能和技术密集型制成品,中方反制清单则聚焦非燃料初级产品及中、高技能和技术密集型制成品。从当前拉美对中美两国的出口情况来看,受制于竞争优势、全球价值链布局以及规避单一市场过度依赖风险的考虑,其对美出口的技术密集型产品短期和长期扩展空间均十分有限(表1)。与之相似,短期内,拉美进一步扩大对华出口非燃料初级产品的空间亦有限。但长期内,中国不仅能为拉美提供相对稳定的初级产品市场,还为其技术密集型产品提供了拓展可能,特别是在高技能和技术密集型制成品方面,市场潜力空间明显。

表1?中美增税清单涉及商品的出口占比(%)

注:N/A表增税不涉及此类商品

数据来源:作者基于UNCOMTRADE数据计算,以2016年为统计基础

可以看到,在中美贸易尚存诸多不确定性时,中拉贸易的方向已日渐清晰。对于中国而言,拉美已成为进口技术密集型产品可选来源之一,贸易摩擦或将推动中拉贸易升级,倒逼拉美加速经济结构的升级与调整。整体而言,中美贸易摩擦所产生的短期替代效应对拉美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但长期内中拉贸易的空间增大。

 

2、规则混乱下的拉美损失

中美贸易摩擦是“美国优先”贸易保护主义的表现之一。此种贸易保护措施或可产生局部第三方福利改善,但其对国际贸易规则的负面冲击和示范十分明显,增加了全球贸易环境的不确定性,拉美深受此不利影响。

拉美是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直接受害方。据“全球贸易预警”网站统计,自2008年9月以来,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损害性贸易措施发起国,至2018年4月底共发起损害性措施1,437项,波及全球215个经济体。以当前贸易摩擦为典型,中国是继加拿大之后的第二大受损方,而拉美33国均成为美国损害性贸易措施的对象国,平均受冲击强度超出了世界平均水平,墨西哥、巴西、阿根廷、智利和委内瑞拉等拉美12国的受冲击强度更是远超世界平均水平(图1)。美国已成为侵害拉美贸易利益的首要来源国。

在当前的中美贸易摩擦中,拉美也承受着来自美国的直接压力。美时任国务卿蒂勒森在2月出访拉美五国前夕,就已警告拉美在经贸关系上“远华亲美”。4月,在美洲国家企业家峰会上,美商务部长罗斯则称拉美与美国进行贸易往来的好处要高过与中国的贸易关系,要求拉美“站队”。

图1??美国发起的损害性贸易措施(2008.9-2018.4)

数据来源:Global Trade Alert

拉美也是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间接受害方。以主动发起当前对华贸易摩擦为例,美国贸易措施的更大危害在于战略威胁。一方面,美国在WTO框架之外采取的损害性贸易措施对多边贸易平衡产生侵蚀,拉美难免受损。另一方面,以对华增税产品清单所涉商品可以看到,美国行为已超出减少贸易赤字目标,而是转向了更有针对性遏制中国发展。美国的政策选择创下了极为有害的范例,此种导向下,贸易政策将成为损害他国经济和发展工具,最终将对包括中拉在内的世界经济产生不利影响。此外,在全球生产和价值链联系下,中国作为主要的制造国、原材料和中间产品进口国以及终端产品出口国,美国对华产品加征关税的行动必然会波及利益第三方,而拉美也会受到连带打击。

中美贸易摩擦已成为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兴起下的标志性事件之一,不论其走向如何,美国主动发起这场摩擦的诸多举措都已产生不良效应,在中国承受损失的同时,作为第三方,拉美的损失已经出现,而且有扩大之势。

 

3、中拉贸易:压力下的新方向

中拉贸易摩擦的走向存在好转或恶化两种演变情境,不同情境对拉美的溢出效应存在差异。仅就福利效应而言,好转情景下,中美拉三方均为受益方;恶化情境下,中美俱有损失,而拉美所受综合冲击具有不确定性。而就贸易规则的影响而言,中拉双方都已成为美国贸易保护政策的受损方。因此,中拉双方有着消除不确定性和降低损失的共同诉求,这为双方扩大未来合作提供了基础。

从贸易摩擦的可能福利影响来看,增加贸易产品的技术含量符合中国化解摩擦的需要,也与中拉贸易结构性调整的方向一致。通过比较各来源地在中国制成品进口中的占比可以发现,中国具有向拉美开放更大资源(包括劳动)密集型制成品和高技术密集型制成品市场的潜力。中拉双方有条件主动扩大制成品贸易,消除中美贸易摩擦演进所产生的不确定性风险。

从贸易规则的影响来看,自由贸易和多边主义符合中拉双方的共同利益,逐步降低贸易壁垒和成本更是双方提升贸易水平的基本保障。为此,中拉贸易合作的优化方向不止涉及双方贸易的规模扩大和结构改善,还在于通过夯实双方制度性合作,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降低关税和非关税壁垒成本,从而提高贸易环境的透明性和稳定性;更在于在全球贸易治理体系中共同发声,维护多边贸易体系的平衡性和可持续性。

中美贸易摩擦在制造潜在危机的同时,也为中国和拉美重新“发现”对方提供了机遇。中拉双方能够互为危机中的替代性选择,通过结构性改善和推动贸易规则优化,消除危机的不利影响。

作者:岳云霞,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本文转载自拉美经济观察公众号。

本文由 智慧外贸通 作者:辣妹 发表,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智慧外贸通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