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彦皓:经营好非洲则意味着中国经济还能够继续高速增长50年

经营好非洲则意味着中国经济还能够继续高速增长50年

文\丁彦皓-可信量化(珂芯资产)-量化投资

7月12日福建农林大学一名埃及籍留学生在福州骑电动车载人,拒不配合交警执法,且推搡交警的视频传至网上后引起了社会哗然。

随后,网传山东大学举办的中外学生“学伴项目”中提及“结交外国异性友人”引起社会的广泛讨论。

一、非洲经济发展的潜力

坦诚地说,非洲人在任何国家都是懒惰、脾气暴躁、智力低下与丑陋的代表,确实,这些性格特征存在于大部分的非洲人中。

我曾经有个索马里的朋友,狐臭味能让人窒息,根本没法坐在同一辆车中,头发很多天都不洗,智商也不高,我从内心深处也不接受,后来也就慢慢的不联系了。

但是,据世界银行预测,未来几十年,非洲将成为全球人口增长最快的地区,2050年非洲人口将达到30亿左右,占全球人口的四分之一,人均GDP达到4000美元。

这就意味着30年后的非洲将会是一个市场总量与当前中国的经济实力相当的大陆。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预测,基于东亚的发展经验,到2050年,将有一半的非洲人口生活在城市之中。

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表示,未来20年非洲10至24岁的人口占比超过30%,对人力资源进行恰当的投资,人口年轻化这一趋势将成为非洲最大的王牌。

今年初,非盟委员会前主席德拉米尼·祖马在非盟峰会上表示,到2025年,全球1/4的25岁以下青年人将会是非洲人。

由此得知,非洲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大陆,青年人口是非洲的比较优势,必须把他们转变为人口红利。

非洲青年人口虽然众多,但是失业率高达60%,是成年人失业率的两倍,每年有2000万青年人进入就业市场。

随着未来不断增长的人口,意味着更多、更迫切的就业需求。

另外,非洲经济仍未能实现多元化发展,过度依赖农业和矿业,无法有效地减少贫困。

图1 2017年非洲人口结构图

2016年,非洲的人均GDP为1800美元,和巴基斯坦、印度类似。

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人均GDP约为1500美元,与孟加拉国类似。

如果非洲在30年后实现了30亿人口,且经济发展保持过去10多年的平均水准。

那么其人均GDP将从孟加拉、巴基斯坦、印度的水准提升至2017年印尼、菲律宾的水准。

即人均GDP从当前的800至1000美元上升至3000至5000美元,基本能够解决温饱问题。

另外,最近20年,非洲社会总体比较稳定,自2003年造成30万人死亡(有争议)的达尔富尔冲突后,非洲再也没有出现过大的动乱和种族仇杀,这为非洲经济未来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由图2可以得知,次贷危机之后中东及北非与撒哈拉以南非洲经济的经济增长速度仅次于东盟十国,远超于发达经济体与全球经济的平均增长速度。

由图3可以得知,非洲经济增长分布不均衡,埃塞俄比亚、肯尼亚与坦桑尼亚“北非三巨头”在非洲的经济增长速度最快,处于6%至10%的范畴内,但是总体经济都在呈增长的态势。

如上所述,如果在2050年非洲人均GDP达到4000美元,人口达到30亿,则意味着非洲的GDP总量将约为12万亿美元,与2017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大体相当。

图2 中东及北非与撒哈拉以南非洲经济增长率图

图3 非洲分区域实际GDP增长速度

非洲已探明的矿物资源种类多,储量大,许多矿物的储量位居世界的前列。

石油、天然气蕴藏丰富,铁、锰、铬、钴、镍、钒、铜、铅、锌、锡、磷酸盐等储量很大,黄金、金刚石久负盛名,铀矿脉的相继被发现,引起世人瞩目。

2014年,非洲石油储量约占世界近12%多,其中,撒哈拉区油占世界12%,20多个产油国中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利比亚、安哥拉和埃及五国的产油量约占非洲总量80%以上。

2014年,非洲铂和钯储量占世界89%,锰矿和铬矿储量分别占世界83%和91%。

其中,铂和钯集中在南非,铬矿集中在南非和津巴布韦,锰矿集中在南非和加蓬。

2014年,非洲钻石储量约占世界的60%,刚果(金)金刚石产量居世界第一位,博茨瓦纳与南非居于其次。

2014年,非洲黄金、磷酸盐与钴储量皆占世界50%以上,阿特拉斯区是世界三大磷酸盐产地之一。

磷酸盐集中在摩洛哥,是著名的磷酸盐生产国;

钴矿集中在刚果(金)和赞比亚。金矿主要分布在南非、加纳、津巴布韦、刚果(金)、坦桑尼亚和马里。

2014年,非洲铀、钽,铯、锆,石墨、矾土的储量皆占世界30%以上,其中,赤道几内亚的矾土储量占世界27%。

铀集中在南非,钽矿集中在莫桑比克,石墨集中在马达加斯加,矾土分布在几内亚、南非、博茨瓦纳、几内亚比绍、加纳与津巴布韦等国。

2014年,非洲铁、铜、锌、铝土的储量皆占世界20%以上。刚果盆地外环区为金属矿主要分布区,刚果(金)和赞比亚的铜矿以储量大、品位高著名。

西非区主要有铁矿和铝土矿,利比里亚铁矿著名,几内亚铝土矿储量居世界首位。

非洲的植物至少有40000种以上。森林面积占非洲总面积的21%。

盛产红木、黑檀木、花梨木、柯巴树、乌木、樟树、栲树、胡桃木、黄漆木、栓皮栎等经济林木。

草原辽阔,面积占非洲总面积的27%,居各洲首位。可开发的水力资源丰富。

工业非洲是世界上经济发展水平最低的洲,大多数国家经济落后,采矿业和轻工业是非洲工业的主要部门,轻工业以农畜产品加工、纺织为主要。

木材工业有一定的基础,制材厂较多。重工业有冶金、机械、金属加工、化学和水泥、大理石采制、金刚石琢磨、橡胶制品等部门,但是技术含量远低于发达国际的水准。

2008年,农业在非洲国家国民经济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是大多数国家的经济支柱。

非洲的粮食作物种类繁多,有麦、稻、玉米、小米、高粱、马铃薯等,还有特产木薯、大蕉、椰枣、薯芋、食用芭蕉等。

非洲的经济作物,特别是热带经济作物在世界上占有重要地位,棉花、剑麻、花生、油棕、腰果、芝麻、咖啡、可可、甘蔗、烟叶、天然橡胶、丁香等的产量都很高。

乳香、没药、卡里特果、柯拉、阿尔法草是非洲特有的作物。畜牧业发展较快,牲畜头数多,但畜产品商品率低,经营粗放落后。

二、中国与非洲的合作定位

中国高速增长的经济、蓬勃发展的基础产业和制造业,需要大量能源、矿产和其它自然资源,庞大的制造业产品、产能和大量的资金,又需要稳定、开放的市场需求。另一方面,非洲各国经济严重依赖资源出口,本身则资源丰富,而制造业的匮乏需要输入门类齐全、价格可以负担的工业品,落后的基础设施则需要借助外力兴建,方能获得持续发展的后劲。

中国所有正是非洲所需,反之亦然。

不仅如此,中国与非洲的经济合作还可有效提升非洲资源开采、运输效率,改善非洲市场购买力,这些同样会反作用于中国自身。

倘没有非洲这个合作方,中国经济、尤其“世界工厂”的加工经济,很难在2008年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中,熬过欧美工业化国家需求大幅下降的冲击,产能过剩、开工不足,将导致地方经济遭受重压,大量蓝领工人丧失工作,并带来严重的经济、社会和治安后果。

中国在能源、原材料来源上,就会受到更多的制约,从而大大提高经济运行的成本。

而非洲对中国经济“启动泵”和“润滑剂”的功能正是中国多年雪中送炭般的对外援助与长期的经济合作奠定的基础,没有几十年的积累,基础设施匮乏、流动资金短缺的非洲各国经济,就很难一下子“转”起来。

而即便撇开对非援助的政治回报和国际义务不谈,仅就经济回报而言,已不愧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对外援助与外向投资中最高效、回报最多最直接的项目。

非洲是最晚迈向工业化的大洲,也是人口结构最年轻的大洲。

而中国则正面临经济结构转型,双方在未来的合作、发展中如何继续维持这种互利互补的关系,如何继续确保与非洲经济合作的高效、高回报,则是值得整个中国社会的认真思索的问题。

西方各国与非洲的关系更热衷于以外援的方式帮助当地人制定发展计划和政策,而中国与非洲的合作更基于市场运作的方式,以商业的逻辑帮助其解决在项目中遇到的具体问题。

中国在非洲的角色更像是“生意人”,而西方各国在非洲的角色更像是“援助者”。

中国经济的爆发式发展并不是依靠外部援助取得的,所以,中国在与非洲合作的过程中仍然坚持主要依靠国内资源发展非洲国民经济的基本立场。

中国与非洲的合作模式宽泛地说是“中国特色官方开发金融”模式,从当前中国和非洲总体经贸关系来看,国有资金亦即官方资金占据多数地位是最为显著的特征。

仅仅比较中国和OECD主要成员国对非洲的贷款类资金成分就能够显著地发现,中国去往非洲地区的私人贷款占总贷款的比重可以忽略不计,而OECD主要成员国的这一数据却在44%到67%之间。

官方、国有资金在中非合作中的高比例是由中国国内国有经济的优势地位决定的;

也得到了政策性银行等金融制度的强化,短时间以内很难发生改变,这是中国相对西方各国在非洲最大的优势所在。

西方国家与非洲各国的关系是援助国和受援国的关系,这种关系的特征是双方之间相互建立起了一种单向依赖的、具备等级和从属性质的关系。

如图4所示建立在南南合作框架下的中非发展合作则力图在合作双方之间建立平等互利的商贸往来与经济互补性的合作关系,而对外直接援助的模式采用极少。

这一本质属性的差异在实践当中被无限放大,在具体项目、方案的各个层次都得到了体现,尤其是在项目、方案的制定和选择阶段。

在中非经济合作的过程中,一般是由非洲合作方主动提出所需要的项目清单;

而中方则基于项目可行性、资金需求额和能否促进中国国内行业发展等角度来选定项目,然后在双边建立共识之后再签订合作协议。

中非发展合作则侧重金融先导工作,多实行俗称为“一揽子”的模式来执行合作;

具体来说就是由中方拟定对非洲某国一段时间内合作项目总的资金支持额度,即“一揽子”,然后由非洲国家和中国承包商协调投入项目;

列入“一揽子”当中,再争取双方政府的同意,这种相对比较粗放的合作模式以项目援助占据绝对主导地位。

图4 世界主要国家援外金额占国民总收入的比例

中非经济合作自1990年代以来则一直将重点放在硬基础设施的建设上;

如道路交通和公共设施等,大量的中国基建资金和力量极大地改善了整个非洲的基建水平,促进了各国和地区的经济发展。

中国为发展合作所提供的资金捆绑程度也处于较高水平,赠与和无息贷款采购捆绑了百分之百的中国产品,而优惠贷款和优惠出口信贷则维持了从90%到70%不等的捆绑比例。

这些捆绑条款一般都会在援助与合作项目资金协议中明文列出,获得双方的认可之后再在项目招投标中实现。

中国在与非洲的基础设施建设合作项目中采取了“资源换基建”的融资设计,较好地控制了资金被非洲各国官员贪污挪用的风险,也确保中国所投资的资金本息回收的安全。

毕竟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虽然发展程度高于大多数非洲国家,但是仍然面临着严峻的自身发展任务,需要在国际合作中较多地顾及自身的利益诉求。

三、中国与非洲的合作模式与取得的成就

中国模式正在非洲许多地区得到复制,虽然这些国家大概率无法达到中国如今的富裕程度,但是中非合作肯定会让中国与非洲各合作方更富、更强与更可持续。

中非合作最成功的模式非成套项目莫属,这种合作模式主要是中国以提供贷款的方式帮助非洲各国建设工程项目。

中方负责项目勘察、设计和施工,提供设备、建筑材料,派遣工程技术人员组织和指导施工、安装、试生产与金融支持。

中国帮助非洲各国建设一个工程项目,绝不仅仅是为了这个项目而做项目与赚钱,而是将中国企业、中国技术、中国制造 打包输出,更关键的是在非洲当地建立了此类项目的“中国标准”。

国家众多与单个国家的土地面积、人口总量与经济实力被分割化是非洲最大的特征,标准就是一条护城河,一旦中国标准在非洲某一国确立。

今后这个国家与周边各国为了规模化与协同性必然也要采用中国标准,与此类项目相关的领域基本都得由中国的企业包办。

埃塞俄比亚只是中国在非洲影响力的一个缩影,中国是埃塞俄比亚最大的投资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最大的工程承包商。

埃塞俄比亚90%以上的公路、全国的通信网络、第一条铁路和城市轻轨、第一个风电场以及几个重要的水电站等,都是中国企业承建或参与承建的。

埃塞俄比亚正在修建非洲最大的水利工程复兴大坝,装机容量600万千瓦相当于三分之一的三峡大坝发电量,库容660亿立方米,相当于1.7个三峡水库,与之配套的全非洲最大规模输电网络也由中国国家电网承建。

埃塞最大的国家工业园也是由中方承建、代管运营。

2016年10月5日,埃塞俄比亚史上最大的铁路项目,同时也是东非第一条电气化铁路,从埃塞首都到吉布提首都的“吉亚铁路”全线开通。全长752公里,时速120公里,投资40亿美元。

该铁路全部采用中国标准和中国装备建设而成,由中国中铁和中国铁建组织施工,是中国企业在海外建设的第一条全产业链“走出去”的铁路。

建成后,吉布提至亚的斯亚贝巴的运输时间将从公路运输的7天降至10个小时。

另外,中国产品与服务在非洲的市场也开始高速的攻城掠地,向非洲国家提供生产物资、技术性产品及必要的配套技术服务,这里面就涵盖机械设备、医疗设备、交通运输工具、家电、手机、影视作品、医疗服务、军事设备以及人民币国际化等。

2017年,中非贸易额1700亿美元,只有中国-东盟贸易额5200亿美元的1/3。

但是,如上所说,30年后非洲的人口将是2017年东南亚的4倍,GDP也是2017年东南亚的2.5至4倍。

也就是说,中国与非洲的贸易额将会达到当前中国与东盟十国的4倍,即2.1万亿美元。

2017年,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了4%,国内市场已经饱和,而非洲则继续保持双位数增长,智能手机出货量为9000万,达到中国2011-2012年的水平,是全球智能手机和上网人口增速最快的地区,与之伴随的,就是各类互联网应用的蓬勃发展。

事实上,全世界除了中国以外,移动支付普及度最高的就是部分非洲国家。

中国手机厂商在非洲则处于领导地位,“传音”这个国人并不熟知的品牌,但是,已经是非洲第一大手机公司。

1995年至2015年间,尼日利亚和中国的贸易额从2亿美元增长到149亿美元,增长了73倍,而尼日利亚从1999年至2013年实现了15年高速增长。

图5 2017年传音、华为与三星在非洲市场的份额

图6 2016年与2017年传音再非洲功能机市场的占比

备注:Itelyu Tecno都属于传音品牌,Alcate属于TCL品牌。

最后,中国与非洲的人力资源开发合作,即中国把中国老师专家派出去培训非洲的管理技术人员。

或者非洲各国将其精英学生、政府官员、管理与技术人员派到中国来学习。

比如在北大搞的风生水起的南南学院-里面全是各国政坛的未来之星与各大高校以全额奖学金的方式每年至少向非洲各国输送近一万人的留学生回国。

师徒关系,放在任何一个文明和国家,都是具有很强粘性与传承的力量。

接受过中国老师耳提面命的教诲与多年受中国文化熏陶的学生,大概率会对中国具有天然的好感,且对中国的认同度较高。

中国只不过花了点学费和路费,就能影响、甚至点化60多个国家未来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

现在每年在中国接受培训的这种非洲各国政治、经济、技术等领域的1万多名“潜力股”几乎会决定未来非洲各国的国运。

埃塞俄比亚现任总统穆拉图-肖特梅,从1976年到1991年在北京语言大学学习中文,在北京大学读完了本科、硕士、博士,在中国学习的时间长达15年。

其结果就是中国是埃塞俄比亚最大的投资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最大的工程承包商。

埃塞俄比亚90%以上的公路、全国的通信网络、第一条铁路和城市轻轨、第一个风电场以及几个重要的水电站等,都是中国企业承建或参与承建的。

埃塞俄比亚正在修建非洲最大的水利工程复兴大坝与之配套的全非洲最大规模输电网络也由中国国家电网承建。

埃塞最大的国家工业园也是由中方承建、代管运营。

2016年10月5日,埃塞俄比亚史上最大的铁路项目,同时也是东非第一条电气化铁路,从埃塞首都到吉布提首都的“吉亚铁路”全部采用中国标准和中国装备建设而成,由中国中铁和中国铁建组织施工,是中国企业在海外建设的第一条全产业链“走出去”的铁路。

四、总结

中国自古是个内循环的封闭社会,东部是大海,西南是高山,西北是沙漠,几千年来中国社会只与来自北方的邻居打交道。

所以,中国社会在潜意识中是排外的,对外来文化的包容力远不及美国,这是未来中美博弈中中国最大的软肋之一。

最近二十年,中国开始向世界输出中国文化,在全球建立了几十所孔子学院,也以全额奖学金的方式引进欠发达国家的留学生来华学习。

但是,中国的方块字与博大精深的文化已经对中国文化的全球传播形成了极高的壁垒,以致于文化传播的速度远低于经济外延的速度,给中国经济“走出去”形成了一定的掣肘。

所以,中国开始效仿美国模式,通过引进留学生的方式来向全球输出中国文化与中国影响力,获得经济与国际影响力的全球扩张。

从经济的角度来讲,这将是确保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关键因素。

但是,中国社会甚至对这一战略的理解还拘泥于”蝇营狗苟“的男欢女爱之中。

随着中国经济的全球扩张步伐加速,跨国婚姻也将成为普及,这本无可厚非,但是,当前自媒体却将这一现象扭曲、丑化与贬低,需要社会警惕。

30年后,非洲的人口大国仍然贫穷,没有全面进入工业化,但是,凭借其庞大的人口体量,它们也将会是中国重要的消费市场、出口、投资对象以及新的经济增长点。

未来随着非洲经济的发展,相对高科技产业、互联网这些中国经济新动能而言,对东南亚、南亚与非洲市场逐步形成梯度衔接,市场的需求都在急剧增强。

诸如印度手机市场5强中,4家为中国公司,小米和三星并列印度市场第一。

小米手机2017年的增量中,76%来自海外,其中主要来自印度,小米印度的营收同比增长了696%。

东南亚和南亚的移动互联网应用正在快速成长,中国公司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相比起东南亚和南亚而言,非洲的发展层次更低一些,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渗透还不算深,这也意味着未来还有巨大的增长潜力。

但是2050年亚洲的发展将会饱和,而非洲将会接棒亚洲的发展模式。

近年来中资互联网企业在东南亚印度的收购战火,可以肯定的是用不了几年也会烧到尼日利亚、肯尼亚、南非、埃塞尔比亚这些非洲的人口和经济大国。

30年后,中国企业飞速成长起来,大举进军相对落后的亚非发展中国家市场,对外输出中国的资本、技术、商品、劳动力、过剩产能、智能手机、互联网应用以及手机游戏等。

尤其中国企业似乎比欧美企业更愿意放低姿态,了解非洲等国家的所思所想,主动迎合需求、快速迭代产品。

华为、小米、oppo、vivo、传音、阿里、腾讯等崭新的“中国面孔”正在极大地改变中国对外输出商品和服务的面貌。

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意识到,东南亚、南亚、非洲是它们想要继续高速增长而不得不拿下的阵地。

未来30年,非洲经济总量将达到12万亿美元的体量,非洲人民将会逐渐实现温饱,且向小康目标迈进。

20-30亿人对现代住房、商业楼宇、文体场馆、轨道交通、铁路公路、移动互联网、文化娱乐、小说游戏等等的需求将会像过去十几年的中国一样出现井喷。

凭借着海量的人口与较快的需求增速,非洲会成为世界经济增量的中心,而增量正是中国这样的后发国家相对容易进入的地盘。

另外,非洲虽然地大物博,人口众多,但是国家也较多,60多个国家中要想互通必须标准统一,所以,中国必须提前在大多数国家间布局中国标准,一旦中国标准在非洲扎根,则就意味着中国的产业链在非洲很难被轻易撼动。

30年前,面对中国这个巨大的未开垦市场,国际巨头们的心态是矛盾的。

80至90年代,一方面国际企业大举布局中国,而另一方面,“人口爆炸”、“黄祸”这样的标签,也让很多人对中国充满疑虑。

而历史也证明了,那些及早布局中国、主动了解中国人民需求的跨国企业,大都获得了极大的成功。

中国有着世界上最丰富的巨量人口脱贫致富、走向现代化和工业化的经验,这将对非洲的影响力会异常深远,而中国同时又是世界上极少有的“未富先老”国家,人口老龄化对内需增长的压力迫使我们不得不去竞争海外新增蛋糕。

中国刚改革开放时西方各国对中国女性缠脚习俗的抨击与当前中国社会对非洲艾滋病的抨击如出一辙。

据统计,全世界70%的艾滋病患者在南部非洲,诸如斯威士兰艾滋病患者占全国总人口的38.8%,博茨瓦纳为37.3% 莱索托为28.9% 津巴布韦为24.6%,南非为21.5%,纳米比亚有530万人感染艾滋病,为世界首位,占全国总人口的21.3%;

赞比亚为16.5% 马拉维为14.2% 中非为13.5%, 莫桑比克为12.2%,几内亚比绍为10.0%,坦桑尼亚为8.8%,加蓬为8.1%,科特迪瓦为7.0%,塞拉利昂为7.0%,喀麦隆为6.9%,肯尼亚为6.7%,布隆迪为6.0%,利比里亚为5.9%。

虽然2010年4月27日中国取消了对限制艾滋病外国人入境的要求,但是,对来华的留学生却有严格的艾滋病审查要求,如果发现来华的留学生患有艾滋病,中国海关会即刻遣返其回国。

另外,非洲人的颜值与体味会让除非洲之外其他各洲的人口避而远之导致非洲人在除非洲之外的其他各州人种在婚姻的结合中都具有天然的屏障,包括美国。

中国艾滋病蔓延的唯一原因是教育不到位与防范意识不足所致,15-25岁年轻人会通过嫖娼、同性之间的性传播所致。

中国的艾滋病总数相对欧美各国较低,所以,只要总数轻微增长,则比例会大幅度的增加。

由此得知,不能将艾滋病完全归咎于非洲留学生,而是中国学生之间与学生在地下色情机构嫖娼所致。

色情机构的小姐一旦被确诊为艾滋病,则对艾滋病的防范就彻底放弃,万念俱灰,带有报复社会的目的,以致于艾滋病蔓延。

这是国家管理疏忽所致,而大部分未感染艾滋病的小姐之所以从事色情业主要还是为了追求未来美好的生活,所以,防范意识较为强烈,能够有效的杜绝艾滋病通过色情业蔓延。

诸如统计显示,2017年,中国有3077例学生感染艾滋病,其中81.8%是同性性传播导致的。

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中国的男同学与非洲的男同学“断背山”导致了艾滋病在中国学生中的蔓延,这不符合常识。

如图7所述,在上海与北京留学生人数相对较多的省份中学生中患艾滋病的总数相对较少。

而在四川、云南、广西与河南等留学生相对较少的省份中学生患艾滋病的总数相对较多,这就足以反驳是非洲学生将艾滋病带入中国。

中国社会必须对国际留学生具有一定的包容力,确实年龄过小来到中国这个文化异常自闭的国家。

任何学生都会很孤独,其对中国社会制度、法制等领域的理解远低于中国的国民。

而中国的文字与文化特征壁垒特征决定留学生必须被独立出一个学院,但这样确实影响了中国社会对留学生的培养质量,也隔绝了来华留学生与中国社会的融合性,这是很多高校设置陪读伴侣的出发点。

但是,山东大学异性伴读就给社会太多的想象空间,这个确实需要改正。

至于广州的非洲村之类的传言绝对是自媒体杜撰,相信这类传言的人根本理解不了中国警方天眼的能力,政府想让一个不受欢迎的人离开中国绝对不出半小时就能够轻松拎到机场。

在可预期的时间内,非洲与中国的经济将会永久性的持互补的态势。

最重要的是当前欧美日韩在非洲的经济策略存在战略性的缺陷与美国正在兴起一轮“闭关锁国”的热潮,这恰恰给中国在非洲全面布局赢得了战略机遇期。

这也是中国确保其未来50年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布局的绝佳战略机遇期,这就意味着几乎中国的每一家企业与大多数的人都将会与非洲扯上关系,甚至长期与非洲人共事,结为夫妻。

随着非洲逐渐成为世界经济举足轻重的一级,而中国经济却逐步陷入老龄化、国内市场饱和等困境中。

所以,非洲将会成为中国未来的产业升级、工业品倾销、基建能力输出、互联网金融服务走出国门等推动经济增长的因素。

未来几十年,不管是否愿意,我们都必然会越来越多的和东南亚、印巴孟、黑非洲人民打交道,和这些地区的商品、资金、信息、人员往来,也会随着它们经济总量翻跨指数的地增长,但也会给中国带来无穷的益处。

本文作者:丁彦皓 ,可信量化(珂芯资产)董事长,房地产金融学博士、投资学(量化对冲方向)博士后,专注资本市场,负责量化对冲、权益投资与资本运作等领域的投资,关注国际关系、历史、哲学与宗教。

本文由 智慧外贸通 作者:圆圈说 发表,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智慧外贸通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