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签署人民币结算中东原油首单后

文章来源BWC中文

尽管市场预期2020年全球油市将出现轻微的供应过剩,但全球碎片化的经济趋势抬升期间美国经济放缓导致的全球经济增长悲观前景,以及英国退欧,可能会迫使OPEC及其包括俄罗斯在内的盟友维持减产政策,以支撑油价,这也意味着,中国买家进口原油的成本或还会进一步增加,于是战略石油储备再次成为了关注焦点。

分析显示,未来几个月的中国炼油买家对原油进口有可能会更多,特别是决定加快补充战略原油储备之际,因为,根据国际上公认的一个惯例是,原油存储要达到90天才是安全的,那么,中国战略石油储备够用多少天?

据路透社在今年初援引的国际石油组织的预估统计,目前原油储备最多的是日本,若出现包括国外石油企业所有的石油供应中断,即便是本国石油企业不开工的情况下,美国约可以支撑约149天,德国为100天,而日本则足够支撑到150天。

与此同时,BWC中文网注意到,中国的原油战略储备一直鲜有公布,这自然也引起了一些外媒和美国日本等国外企业的猜测,我们能公开查询到的信息是,据国家统计局近日数据,截止5月,原油库存盈余4月环比增长两倍,飙升至179万桶/日,但官方并未公布具体的原油库存规模。

根据《国家石油储备中长期规划》,到2020年前,中国要形成相当于100天石油净进口量的储备规模,据商务部2017年5月在其网站上发布的一则消息称,包括舟山、镇海、大连、黄岛、独山子、兰州、天津及黄岛国家石油储备洞库等9个国家石油储备基地,并利用上述原油储备库及部分市场库容,储备原油3325万吨。

另据西班牙《经济学家报》援引IEA专家在今年4月发表的报告指出,到2018年,中国战略石油储备为2.87亿桶,离中国设定的5亿桶储备目标已经完成了57%,事实上,近几年来,中国的石油企业已经开始在全球收购和投资了大量的油气田,外界也普遍认为,除了市场需求外,大部分的原油实际上也是进入了战略石油储备中。

对此,路透社猜测称,众所皆知的是,目前中国还处在将储备提高至相当于90日进口量的路上,通过对流入库存的原油数量可以藉由观察进口及国内产出中炼厂所能取得的数量、以及实际原油加工数量来推算。

以前5个月的数据统计为例,前五个月,每日进口量为992万桶,产出为383万桶,合计每日为1375万桶,但1-5月的每日炼油加工量为1254万桶,意味着有大约121万桶投入商业或战略存储,这表明,中国储油速度提高了约36万桶/日,相当于新增进口原油的45%,这和过去前7个月中国原油加工量增长至3.6973亿吨的数据也基本吻合。

据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前7个月,中国原油加工量增长5.6%,至3.6973亿吨;进口原油共计28564万吨,同比增长9.5%。

同时,按路透社的分析所说,接下去中国买家用人民币大规模结算进口石油,也将帮助加快战略原油储存速度,并为未来的能源需求提供保障,而这背后,目前全球原油市场仍处于重新建立原油供应平衡期,虽然,OPCE石油国家拥有着丰富石油资源,产量供应能够在特定的时间段影响到油价,但却无法拥有国际油价的定价权,而根本秘密就在于他们没有完整的国际原油货币和金融体系。因此,一个多元化的世界石油货币体系也成为许多原油交易大国的石油货币目标。

人民币原油期货自上市一年以来已经成为全球第三大、亚洲最大的原油期货交易市场,仅次于美国的WTI原油市场和英国布伦特原油市场,并有望在未来成为亚洲原油定价基准,在投资者方面,目前原油期货开户数已超4万户,在交易时区上与纽约、伦敦三地基本组成全球24小时连续交易,这其中就包括有40个国际中介机构。

这在Zerohedge看来,现在,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对于所有出口石油的公司来说,世界上石油美元可能不再那么重要,比如,俄罗斯、安哥拉与伊朗等市场可能会优先使用人民币交易,另据路透社称,中国一家石油巨头也已在去年第三季度签署了首笔以人民币计价的中东原油进口协议,并且计划签署更多此类合约。

这意味着,新诞生的石油人民币还可以为产油国在进行石油交易时再提供一个石油货币的选择,从而为那些有绕开石油美元需求的投资者提供方便,如果沙特也决定以人民币而不是美元出售石油给中国市场,那么这种情况将会改变全球的原油市场。

对此,据路透社称,中国正在走出以人民币而不是美元支付进口原油的第一步,料将能帮助加快储备速度,并将有助于从国际原油基准手中占有部分定价权来对冲油价上涨的风险,当然,这将导致美元需求下降,更长远的意义还在于,Zerohedge为我们做了最好的解释,该外媒称,石油美元正在不断失去市场份额,多国也对美元再次开始失去信心,想要有选择新的储备货币或石油货币的需求,从而打破石油-美元-美债这个运行了半个世纪的石油交易体系。

不过,我们也要清醒的认识到虽然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已经取得全球前三的成绩,并在同一些国家进行原油贸易时甚至已经开始部分使用人民币结算,但是,全世界原油主要基准期货仍以美元计价结算,因为,对原油交易者来说,选择哪个石油货币是由市场来决定的。与此同时,伊朗为防止因美元限制而失去国外客户,也早在去年11月已经把2000万桶原油提前储存在大连的的保税仓库中,这为伊朗石油卖家得以继续销售石油提供了一个选择。

数据显示,虽然,目前,人民币原油期货在保税交割、人民币结算、成交量等几个方面已经对国际油价的补充和牵制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人民币原油期货成交量已经达到了单边交易14万手,最新成交量更是迪拜的49倍,但较第一名的美国原油期货WTI(124万手)仍有一定的差距,排在第二名的是布伦特的85万手。

对此,中国泛海研究院能源高级研究员李君臣认为,中国已经成为最大的原油进口国,虽然,人民币原油期货在亚洲市场初显定价权功能,但在和全球二大主要国际原油定价基准相比仍然有成长空间,正因此,通过定期发布原油进口和储备数据可以成为逐步建立合理影响力的关键步骤。

对此,一些业内人士告诉我们称,人民币在国际原油市场定价领域的话语权正在不断提升,进口原油的溢价情况可能得到一定程度改善,更代表着由于石油人民币国际化及其地位的巩固,将有更多投资涌入中国经济,与此同时,中国也正在稳健的推进汇率改革和更大范围的金融市场开放,使人民币成为可自由使用的国际货币越来越接近。

至此,意味着原油货币新星石油人民币正在悄然升起,但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近几周以来,中国在油田气项目的发现和开采技术上又有一些新进展。据中石油新疆油田公司三周前发布消息称,借助新一代超稠油开发技术,该油田稠油产量突破亿吨并建成了最大的优质环烷基稠油生产基地,而优质的环烷基稠油更是被誉为石油中的“稀土”,是国家经济和重大工程建设的战略性原材料。

同时再考虑到,另一面,美国稀土进口80%来自中国市场,稀土供应也越来越依赖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外企业的背景下,以上正在持续发生的事除了使得美债和美元在全球金融市场中的作用和份额下降外,对美债经济和石油美元来说,不能是有可能让美元(或石油美元)感到措手不及的,换言之,货币流动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经济繁荣,同时,货币更是代表了一个国家的经济信用,而美国高企的债务问题始终是压在美元身上的阴影,只不过现在没有发作而已。(完)

 

本文由 智慧外贸通 作者:辣妹 发表,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智慧外贸通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