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宇 │ 全球化至暗时刻:逃离三重修昔底德陷阱

文章转载自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CIFER 作者苏惺榜

2018年12月8日上午,由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CIFER)与货币政策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国际贸易关系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重构”学术研讨会的分论坛——国际贸易摩擦首席经济学家论坛按期举行,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总裁助理邵宇博士在此次会议中发表了题为《全球化至暗时刻:逃离三重修昔底德陷阱》的演讲。邵宇博士认为中国需要以更加切实的开放举措来应对贸易争端。对外,改革重点需要放在汇率制度和资本账户上;对内,重点应该放在减税和融资上,以此来激励企业进行研发投资。

以下为邵宇博士发言实录:

各位同学、各位老师,首先,所有内容都是我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机构,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这是一个合规的要求。

-1-

最近中美的博弈进入新的一轮,大家看到90天有一个谈判期限,我们注意到这个细节,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中美之间的价值观和文化的差异。

在美方的公报里面说的很清楚,说给中国90天时间,也就是从12月1日到3月1日,中方发布的公报没有说这个时间,好像是无限期可以谈下去。

所以,两边都在抱怨,中方说承受了美国的压力,顶住了美国的压力,我们自己有一些改革的意图,而美方那边说报了一个假新闻,你看中国人没有说过90天。这个可以看到美国人做事情比较直来直去,直截了当,中国人总体而言比较委婉、含糊。

G20之后,我们看到似乎看起来有更多的缓和迹象,双方握手言欢,传出了掌声和笑声,市场也报以热烈的反应,美国和中国各涨了一天,第二天就开始暴跌,如果大家关心美国市场的话,昨天美国又是一轮暴跌。怎么看这个问题?

我们注意到美方谈判团队很有意思,晚宴之后发了一个评论,美国整个谈判团队非常有层次分工,比如说现在负责操刀未来90天谈判的核心是莱特希泽,莱特希泽是一位真正的杀手。

1980到1990年代,美日贸易摩擦的时候,当时就是莱特希泽代表美国把日本打翻地。他是一个律师,他把这次对中国的贸易谈判视为终生最高成就。

姆努钦,财政部长,这是比较软的,因为他以前是高盛的CTO,现在作为财政部长。整个谈判过程里面,他是对中国最温和的一个人。他负责软。

麦克·蓬佩奥,现在的国务卿,原来的职务是CIA的director,他负责强硬。

纳瓦罗我一会儿有专门的介绍。本来是不带他参加这次的晚宴,结果还是去了,他负责狠,这人对中国特别狠。

然后库德洛,新任经济顾问,这是负责捣糨糊的,模棱两可,讲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昨天他讲了,如果中国在谈判里头表示善意,90天谈不成,我们还可以延期,他负责这个工作。

约翰·博尔顿是一个鹰派当中的鹰派,他主要负责制造一些冲突和争端。

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主要是负责私交,因为他有以色列的联系。

所以美国的这个分工非常清晰。当然,Trump本人主要负责发Twitter,人家分工很清楚。

在此之前,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事件,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包括基辛格博士和保尔森,保尔森称之为叫做高盛帮,因为他是原来高盛的CEO,也是美国08年危机时候的财政部长,这是中国人民比较友善的。在这次新加坡的会晤里,他提出来一个非常严重的警告,说的很清楚。如果中国没有实质性的改变,面对中国的将是一个跟美国的持续冲突,这将全面影响到亚太,甚至全球金融的稳定和经济的繁荣。

也就是说,作为一个老朋友,作为跨国公司和华尔街的代表,也在对中国施加很强的压力。然后就是基辛格博士,大家知道,他在40年前(1972年)负责督导整个中美关系进入到一个全新的状态,中美的和解全球化开始了。在一次私人聚会中,他表示,中美不可能再回到以前的状态了。

以前什么状态?中美以前貌似夫妻关系,现在可以确定是两个人已经开始离婚了,甚至已经离婚了。

你知道40多年夫妻生活,一定有很多的财产和遗产、子女,或者相互来往,怎么解决这些问题,成为非常棘手的问题。同时他也提出来一个非常重要的命题,他认为中美关系不可能回到以前,但是中美关系将面临一个新的范式,叫做New  paradigm。但是他没有为大家描述这个New  paradigm是什么样子,我觉得我们也没有必要去苛责一位95岁的老人。因为他在过去40年里,已经勾画出了一个paradigm是什么。New  paradigm是在座每一位要去研究的东西,也是我们要做的日常工作。

另外一个最近的变化,民主党人拿下了美国的众议院,大家觉得这对中国有一些缓和。很遗憾的是众议院的领袖对中国也是比较强硬的。

我们觉得民主党的特征,主要在内政上给Trump施加一定的压力和做一些捣乱的动作,在对外方面,反倒是相对一致,我们觉得这个压力并不会减轻。比如最明显的对《台湾旅行法》,是以85票对10票,高票在议院通过。也就是民主党人、共和党人对中国的态度并没有明显变化。

然后,特别重要的是这次G20峰会上签掉了《美-墨-加贸易协定》,这个贸易协定之所以引人注目,就是里头嵌置一个我们叫毒丸条款的东西。毒丸条款就是如果任何一个国家,另外一个地域外的国家,跟这三个国家要达成一个自由贸易协定,一定要得到美国的首肯。换句话说,他必须逼所有跟美国的贸易对手,选边站。你要不跟中国站一块儿,也就是非市场经济地位国家,要么跟美国站一块儿。

所以,这就是很大的一个变化。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变化中,感受到这么一个信息,只是这样一个变化的一些信息碎片。所有的故事都表现在这个金融市场上了。

大家看这两张图,最近这个市场可算是波澜起伏。最重要是中间那张图,是中国两个价格的走势,都不带往上走的,很遗憾那不是股票,是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而且是反坐标走的。也就是往上走的越快,意味着人民币贬值的幅度越大。

很遗憾往下走,下面那张图就中国的股票,所以Trump很有意思,他发了一个Twitter,他说在过去10个月里,跟中国的贸易争端里,我们不确定在其它什么方面赢得中国。但是有一点,我们可以确信,我们把中国的股票打下来30%。

但是,我们投资者都不服气。你把中国股票干下来30%,算什么,我们都不在乎,你有本事把我们的房价干下来30%,会不会?

那意味着什么,请大家注意,中国人居民财富的70%,是在房子上。而美国人财富的70%,在股票上。换句话说中国的房子,就是美国的股票。如果都损失30%,那就是一个完美风暴。

我们现在要问,这个完美风暴,会不会在明年或者后年来临?那就是新的一轮金融危机。所以这都是我们马上要考虑的一些风险和问题。当然这个故事还得从头说起,也就是Trump。

所以Trump在2017年当选的时候,整个市场也觉得非常出意外。坦率地说,我们是比较早2016年10月份,我在华尔街开会,接受美国的CNBC,相当于美国CCTV的采访,我们最早预见了Trump可能会上。我们觉得可能会引发一系列的混乱,那确实是够混乱的。不光美国混乱,中国也混乱,全世界也很混乱。

但是,我们对他的研究集中在一个问题上,究竟他是一个商人,还是一个政客?因为我们很清楚,如果是一个商人,OK,我们在商言商,可以按照一定的合适的价格,给你合适的条件,我们达成一个交易就可以了,大家可以做生意挣钱,如果是商人就是这样。

但如果他是一个政客,意味着他有非常强硬的意识形态的内核,这个意识形态的内核,不会因为你的优异的开的这样一个条件,而出现本质性变化。

2017年全年我们把他作为一个纯粹的商人来进行接待。在不到回去1个月时间里,他给出了一个更为明确和正式的答案,这就是最为著名的这份报告——《国家战略安全报告》。不可能在1个月内做出这样一个重大的判断,而这样一份报告意味着中美关系在这40年里头,面临一次系统性的,也是历史性的转折。这份报告里美国第一次,把中国定义为头号的竞争对手和挑战。

-2-

大家知道,其实中美的关系说不上特别好,从建交以后,历任了8位总统,40多年时间起起落落。比如说美国轰炸过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中美军机在南海相撞,这些都发生在比较保守的小布什、克林顿和奥巴马的任期内。

即便如此,美国一直把中国作为一个利益相关的stakeholder,甜蜜的时候叫做战略合作伙伴。但中国在十八大之前提出了一个新型大国关系以后,美国就失去了回应。失去回应的意思,他不同意。但是没有想到怎么样去定义这样一个中美之间的关系,直到这份文件的出现。

这份文件最引人注目的部分,就是那个红色的部分,在这个红色部分里大家注意到,把美国的价值观、美国的安全和美国的繁荣,面临着三个主要的类型挑战。

挑战一:叫做修正主义国家。很多年轻的朋友们都没有听过这个词,什么叫做修正主义?有时候我也觉得很纳闷,我们究竟修正了什么,待会儿我会给大家描述一下,美国人看来我们修正了什么,他贴了四个标签,我们一会儿再谈这个问题。一个是中国,一个是俄罗斯。

挑战二:叫做流氓政权,11月4号正式开始全面制裁的伊朗,以及一直在反复的朝鲜。

挑战三:跨国威胁性组织。在这里头只列举了两个,一个是伊斯兰国,另外一个是跨国贩毒组织。

大家必须明白,任何一个个人、组织和国家,要成为美国的头号挑战对手或者竞争者,日子都不可能会好过,所以这恐怕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有很多人可能还熟视无睹。所以,美国的全面战术上的进攻就此展开。

这是我们对美国可能会对中国发动冲锋的7个方面做的一个前瞻描述,遗憾的是大部分都已经兑现了,而且很多东西将继续进展下去。

比如说中兴通讯的事情,中心通讯打断中国制造业的产业,我刚才说了中兴就是开胃菜而已,因为当时并没有那么高强度的冲突,目标是什么?

很简单,在过去的10年里面,美国最大的繁荣基于什么呢?或者说我们可以问我们自己,我们在过去这10年里面最成功的科技类公司、发明、创造是什么?过去10年我们没有发明太多的东西,我们只发明了一件东西,就是iPhone,美国现在最大的公司是苹果,过去这10年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苹果产业链与4G软件、硬件、收费、APP  Store、移动互联网、电商等等的繁荣。

美国现在最成功的科技公司叫做Facebook、亚马逊、Netfix等,都是基于这条产业链的繁荣,苹果成为现在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如果下一个5G时代是中国或者华为引领的话,你可以想见对美国会有多么大的影响。

怎么做投资呢?很简单,追逐世界上市值最大的公司就是成功的投资标的,所以这个本质就在于此,我们的判断很简单,我们看到的是贸易战的外形,但是从根本上说,它是关于技术的冷战、金融的热战、体制的持久战。

我们在3月份已经开始判断,美国为了移民政策做出重大调整,什么叫移民政策?比如我们清华读理工类的同学非常多,你想去美国学习,很正常,以前如果你学习是以下三个专业:

机器人,高端制造,航空航天的话,你的签证是5年,现在是1年,并且一年一签,为什么呢?因为现在中国历史上重大的科学发明创造,都是中国的莘莘学子在美国或者欧洲求学回国以后报销国家而做出来的巨大贡献。

比如我们耳熟能详的两弹一星钱学森先生,他回国之前,美国的海军师长说,这个人相当于5个师的战斗力,所以不能让他回去。他哪里相当于5个师,相当于整个美国陆军。

中国的原子弹技术,来自哪里?大家都有答案。仅此而已,如果你打断整个技术迁移的链条,比如说最早的清华大学詹天佑先生最早去美国留学的幼童,都受于这样一个技术传播的链条,如果你把这样一个技术传播链条控制住,甚至进入到技术麦卡锡主义的状态,那就变得非常困难。

关税只是关于利益、金钱,你赚多,我赚多的利益纠葛,但是如果现在美国商务部正在筹划的,把14类中国的核心技术进行禁运的话,那就不是谋财了,那就变成害命了。中国的制造业产业链会因此受到重创,千亿市值的公司仅仅因为你不供应芯片,可能就会消失。

所以,我们坚信我们这样一个判断应当是有前瞻性的,同时我们也指出当时这个计划可能直面著名的千人计划,2009年发起的向全球招募最优秀的科学技术人才特别是华裔科学技术人才的招募计划。

这些专家现在都在FBI重点的盯梢名单上,所以我们就不谈这个问题了,我们说要低调。

你觉得低调你能挡过美国的研究和追踪吗?美国人可能比我们自己人还了解中国人,这一点我们待一会儿会展现相应的证据。

最后我想提的是比较微妙的美元问题,大家知道美元存在着一个很强烈的美元周期问题,当美元周期上行时,就会引发一系列的风险释放,80年代的一次风险释放,整个拉丁美洲全军覆没,1997-2002年那一轮的亚洲金融危机里面,美元的持续升值导致亚洲全军覆没。

当然,我们现在的问题在于我们在2015年的时候,我们付出了接近1.5万亿的外汇储备,守住了2014-2016年的风险释放,但是尽管如此,在去年我们贬值了10%,在整个新兴市场里面,我还是最有节操的一位。

阿根廷平均贬值在50%,什么意思?一个国家的财富用美元计算的话就被腰斩了,倒数第二名也跌了18%,问题在于我们能撑多久,未来的美元指数和人民币汇率会怎么样进展呢?这不光是一个学术问题,而是实际的投资和政策问题。

-3-

我们在战略上可能有一定的误判,所以在战术上就显得特别被动,大家知道中国人的战术历来是打太极拳,慢悠悠的按照我们自己的节奏打,但是我们突然发现美国是干自由搏击的,冲上来一个组合拳把我们打的满地找牙,就很被动。

如果你跟着它的节奏来玩的话,你会越来越被动,比如说你要对等的进行反抗,或者说加关税的话,没问题啊,你说你反抗,我再给你一个更大的关税。跟着他的节奏玩,就会越来越难玩。

所以,我们发现其实美国一系列的准备,究竟是川普本人的想法,还是其他人想出来的呢?

首先,我们对川普的误判在于川普不是商人或者政客,他既是商人,也是政客,还是一个艺人,这种三合一的品种我们从来没有见到过,我们也不知道怎么跟他打交道。

我们研究过从2016年到现在,他一共发了4000条Twitter,比我发微博发的还勤快,写了无数的书,做了很多节目。我们发现他的整个风格、个性、智慧可以归纳成四句话:

第一句话:漫天要价。

第二句话:出尔反尔。

第三句话:就地还钱。

第四句话:使命必达。

使命必达听起来有一点像一家快递公司Slogan,没错,它就是,因为他在经济学里面,做出的所有承诺都兑现了。大家知道政客的一个缺点就是满嘴跑火车,竞选时候的承诺都不兑现。

但是我们研究以后,我们发现川普确实是完全不一样的烟火,因为现在美国民粹高涨,如果在2019,特别是2020年这样的选举里面获得胜利的话,他只有坚持他的承诺,他也面临着内外的很多压力。

但是他并不是一个专业的经济学家,或者说是一位分析人士,他的背后有一帮人,我们知道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有一帮很凶猛的男人,这就是他背后的7条硬汉,也就是我们要打交道的核心团队,刚才在他的晚餐团队里面我们已经看到了。

国务卿麦克•蓬佩奥是前CIA的director,他在一个月前来到中国,一共待了三个小时,从北京机场到中南海不堵车,再吃一顿饭,两个小时就没有了,这是美国国务卿访华时间最短的一次。

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他是鹰派中的鹰派,他的专长是中国台湾问题、香港问题上,如果在这方面有所谓的冲突升级,他一定是幕后推手。

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彼得•纳瓦罗,他为什么重要呢?他在4年前,我们向大家郑重推荐了他写的一本书,叫《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这本书非常重要。

一书能够改变什么?这本书改变了所有的事情,改变了叙事,大家可能不太熟悉这个词,中美之间长期的合作关系有三种叙事:

第一种:中国人自己的叙事,我们经历了轰轰烈烈的改革开放,我们用开放倒逼改革,用我们自己的无限人口红利,加入到全球的制造业产业链环节中去,我们收获了全球化的红利,我们将更大力度的改革和开放,这是我们主流的趋势。

第二种:美国的建制派也有一个传统的叙事,是说这个世界是平的,因为有信息的自由流转,集装箱和全世界的自由贸易网络,所以全世界人民能够享有这样的一个全球化红利,大家共享繁荣,成为了一个地球村,这是一个建制派叙事。

第三种:很遗憾,现在在整个美国华府流行的就是death by China的叙事,全球化造成了巨大的副作用,而这里把中国作为替罪羔羊,是一个最简单、最有效、政治正确的选择。彼德•纳瓦罗用这本书进行了洗脑。

还有一位就是莱特希泽,我不讲了,这段时间,我们在未来90天里,主要面对的对手是他,301报告都是他做的,如果你看到更新的301报告的话,你会觉得毛骨悚然,比如有些东西我们自己都觉得很奇怪,他居然写出来了。

比方说恒大对贾跃亭,大家知道这两个人,明星的企业家。恒大对贾跃亭FFS汽车进行了收购。结果在301报告里,他认为这是中国对美国的核心科技的一次收购。为什么呢?因为恒大的董事长许家印兼恒大的党支部书记,这很可笑的事情,你面对的是这样一个对手。

另外一个是这位帅哥,这是斯蒂芬·班农,他有一个特殊的角色,如果你按照中国人能够理解的话语体系,整个国家体系相当于什么呢?相当于Trump的国师。国师这个词大家明白,那他退出了这样一个前沿,不在内阁里。大家如果认真看,你会注意到他今年1月份在日本的长篇演讲,以及最近接受的这样一个采访。

我们看了以后,觉得这哥们儿比中国人来了解中国人。他认真研读了中国十九大报告,据说看了5遍。他认为这是中国将占领全球,成为全球霸主的一张线路图。这里头特别提到的是5G和物联网。

所以,不难理解他们形成了这样一个组合,如果说这个组合对美国团队来说是一个梦幻组合,对我们而言就是一个恶梦组合了。你看面对的是这样一个三合一的总统和一个非常有经验的以老白男WaSP构成的这样一个很强硬的团队。

所以这就是我们所要看到的变化,这里头牵涉到我们一个常见的误区。所谓的韬光养晦问题,大家说中国在过去这几年里,表现的似乎没有那么谦逊,一直在有效这么一个韬光养晦的政策似乎被抛弃了。

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误判或者错觉,因为中国的经济体量现在太大了,很难再做一个伪装。但是更重要的是中国之所以能够长期韬光养晦,因为他们让我们韬光养晦。

你比如说原来的国务卿蒂勒森,他是跨国公司的CEO,现在对中国比较友好的,原来担任高盛的CTO,就是首席技术官的时候,谁是老大呢?就是保尔森。为什么华尔街跟跨国公司对中国比较友好,喜欢中国的韬光养晦很简单,跨国公司一年在中国占到接近500亿美元的利润。中国那么多巨量的储蓄,通过购买国债的方式,进入到美国的流动性市场,提供了流动性的繁荣,为什么不让你继续韬光养晦下去呢?

-4-

所以,其实某种意义上说,我们以为是我们的这样一个伪装的策略有多么的成功,不是。如果你认真去看这次美国对我们发动进攻的时候,这些核心研究的文件,主要是4份。

包括像301报告、市场经济地位报告、知识产权报告以及国家战略安全报告,在美国的鹰派精英眼中,中国是如此透明。中国的所作所为,中国赖以成功的这样一些核心秘诀,包括中国所为此付出的努力奋斗,他们都是看在眼里。

这次有意思的就是为什么保尔森或者基辛格,他们这些观点会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或者说反过来去施加压力,很简单?因为跨国公司在中国的日子变得更加艰难。所以他们希望推动这次的贸易战,通过美国的政府对中国施加更大的要求开放,或者公平待遇的这样一些条件。这些要求有他合理的地方。

比如说扩大开放,我们能不能做到这一点?有些是对的,但是也就意味着他们在慢慢撬动这根杠杆,把原来对于中美关系,经济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的基调,开始起了一些系统性变化。

当然不是没有机会把他们争取回来,因为对他们而言,只要中国能赚到钱,中国对他更加友善,他能够追逐到的利润,比如以前中国对美国的海外汽车公司,一定要合资的。所以路上跑着的车子大部分都是合资车。

最新的是对新能源汽车,可以美国独资。因为独资就不用技术转让了,不用技术换市场,所以特斯拉宣布在上海投全自动化的汽车工厂,能挣到钱,为什么不来呢?

包括你比如说星巴克,星巴克在中国有4500家门店,如果能够对它更大的开放、更多的自由,为什么不去支持中国韬光养晦呢?

当然这里头一些细微转折的地方,所以你必须清楚。美国总统、美国的鹰派、美国的鸽派、美国的建制派,这里头他们的各自不同的诉求,在哪里?

当然最近他们提出了142条,这样一个要求中国做改善,或者改革的一个清单。我们的判断在于此,其实从这份报告开始发布出来,中国战略上已经做了调整。中国不再纠结于一世的得失,尽快的给多少的报复等等。我们战略上是否想清楚了,这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你要知道,美日贸易摩擦,美国跟日本是同种体制下的,算是一个盟友,也干了15年。吃两顿饭,大家Happy一下就搞定,绝对不可能。

所以,你调整这样一个战略上的判断。这里头也有一个特别深刻的问题,有人说中美之间是修昔底德陷阱,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中美之间是修昔底德陷阱的话,说明你还过于幼稚,也过于乐观。那你觉得很奇怪,你都说修昔底德陷阱了,为什么还幼稚跟乐观呢?

我们考虑一下修昔底德这个词,所创造出来的最初的背景。修昔底德是古希腊的一位历史学家,他来描述随着古代雅典的政治、军事跟经济能够不断膨胀,而对古代的斯巴达所形成的压力。然后,这压力最终爆发为战争,30年的战争,最终两个国家同归于尽,这叫做修昔底德陷阱。

但是请大家注意,修昔底德陷阱严格是指同种体制下,因为权力和利益所发生的争夺,所爆发出来的这样一个激烈的冲突。

不管是雅典还是斯巴达,都是叫做希腊古代民主城邦国家,他们是一个体制的。因为权利的不同,斯巴达相当于No.1,雅典相当于No.2,最后干在一块儿。你觉得中美之间是同种体制的权利之争吗?远远不是。我们的判断是中美之间的这样一个复杂的冲突,至少涉及三个方面:

第一,权力和利益没有问题。因为中国经济体量相当于美国的60%,一旦任何一个第二名的经济体接近美国60%的时候,他就会开始出手,这是利益跟权力之争。只要有人,这个权利的游戏就会一直玩下去。

第二,中美之间恐怕还有体制之争。这就牵扯到美国对中国所贴的修正主义的标签,主要指四个方面

1、所谓的国家资本主义。美国主要是指中国给予国企特别优异的待遇,使得他们在对美国和跨国公司的以及民企竞争中,取得了压倒性优势。特别指向中国制造2025。

2、所谓的新殖民主义,主要指中国“一带一路”。中国通过在周围这样一些邻国和“一带一路”沿岸的区域,高剂量的投资,以获得强有力的债券以及优异的条件。当这些国家违约的时候,中国可以取得政治上或者其它更强的优势,叫做新殖民主义,我们当然不同意,我们叫做人类命运共同体。

3、所谓的新重商主义。指中国有利压低了中国要素的输入成本,包括低廉的劳工工资,高强度的环境污染,以及偷窃知识产权,使得中国制造变得非常便宜,同时有利压低了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使得中国制造在汇率上带来了巨大的价格优势。我们也不承认,我们对血汗的积累,我们这么多劳工,低成本的积累,让你们用的Made  in  China这么便宜的东西,而且我们储蓄买了你们的国债,你们占了便宜,还要卖乖,我们觉得也很不爽快。但这是基于全球化3.0的核心结构。

4、所谓的新威权主义。这个高度敏感,就不说了。

所以,这就是他们给我们所贴上的4个核心标签。当然你也知道,这是咱们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核心内容,体制的核心内容,所以面临是一个体制的较量。最后,我们觉得中美之间恐怕涉及到一个更为深刻的所谓文明的冲突。

可以把我们的眼光可以稍微放的长远一点,跳开所面临的一些市场涨跌,或者这些利益,或者这样一个体制,体制说来说去,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就是200年的概念。我们可以认真把自己的思想放开以后,你发现文明的冲突会变得更加有意思,当然这是来自于著名亨廷顿先生文明冲突的一个演绎版本。

大家知道在整个大航海也就是全球化,我称之为叫做全球化1.0之前,整个欧亚大陆上分布着4种主要的原生文明:

1、儒家文明。

2、印度文明。

3、伊斯兰文明。

4、犹太基督文明。

“一带一路”其实是当时的天朝朝贡体系跟古代的犹太基督体系,包括罗马跟希腊取得联系的一种古代的交往方式。很遗憾,随着伊斯兰的崛起,这条路径被隔断了。所以犹太基督想要重新回到东方的时候,他们一方面在中东发出一次又一次的征战。比方说十字军东征十几次,主要是袭击耶路撒冷,把伊斯兰教压缩回中东。

另外,他们开始了航海,整个全球历史由此开始了,非常有意思。当犹太基督第一次来到他们航海第一站南美的时候,他们发现了那里有一个原生文明,就叫做印加文明。当犹太基督文明,看到印加文明之后,他们只做了一个反应,就是把他们立即格式化掉。

所以,全球化1.0最阴暗的那一幕由西班牙人皮萨罗83个人,干掉了印加8万大军开始的,欧洲人用枪炮、细菌和战马,摧毁了整个印加文明,你看不到原生的这样一个民族了,全部被殖民,这是当一种文明遇到另外一种文明冲突的时候第一个反应。

随之,殖民者北上,来到了现在所谓山巅之城,我们所谓人类民主文明的灯塔——美国。请大家注意,美洲北美大陆也是有自己的原生文明,叫做印第安文明。

好了,没有全部格式化,但是把他们压缩到C盘最小的分区里,他们动用了自己全新的操作系统。

再往东走,来到了亚洲大陆。亚洲的原生文明,大家都知道中国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可是你可能不知道,今年也是日本明治维新150周年。当他来到面临这样一个传统的天朝儒家跟朝贡系统也要做格式化,日本是乖乖自己把自己给格式化掉了,脱亚入欧,来到中国,中英鸦片战争一次又一次,中国陷入了长长的低谷。顺便说一句,印度就全部成为殖民地了。

当然,我们之所以比人家晚开始那么多年,因为我们老是纠结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反复拉锯过程中,以及随之而来的体制之争中,这就是文明的冲突。

你可以看到我们的形式逻辑,我们的模式,包括我们管理的整个方式,跟美国人是很大的不同。所以我们觉得很难在短期内去化解,但是很有趣的是其实体制是一个200年的概念,因为有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就200年,而有文明之争,因为都是为了简化,把文明归纳成宗教。当然大家说中国没有宗教,但是老外把儒家看成中国的宗教,那是一个千年的概念。

但是,有趣的是反倒是利益跟权力的争夺,只要有人类,就永远存在。你比方说沙特跟美国的文明够冲突了吧?没事,挺好,主要这次沙特把人家记者给大卸八块了,美国人都不怎么谴责他。为什么呢?因为利益更大一点。

在“911”这次袭击里,18个恐怖分子里,有15个是持有沙特护照的,也没事。只要沙特买美国的军火,买买买就行了。这就提示我们,虽然人类的冲突大概是这三类,但又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方式能够体现出来,他的烈度、可控度都是不一样。

-5-

面对这种复杂的情况,我们怎么样应对,今年7月头上的时候,我们提了18条建议。对外是8条,主要是战术上的,对内是10条,只要做到这18条,我们肯定是战无不胜的,这是我们技术官员或者说我们这些市场人士,能够提倡的关于技术上面优化的最佳方案就是如此了。

时间关系,我不展开。简单描述一下,你比如说是战还是谈?我觉得这就两个方法,你要么就怼,要么就怂。策略也很简单,要么就边怼边怂,要么边怂边怼。大家听这两个有什么差别?有很大的差别。因为通过边怼边怂你才知道,核心的要价是什么。

美国人可能并不想改变我们的体制。他可能是在有一些方面需要核心的这样一些变化,那这个变化可以谈,有些东西我们自己也需要变化。你比如说保护知识产权,那不挺好吗?就保护呗,我们叫一开放倒逼改革,OK,挺好的。

中国做了很多的事情,包括日本来访华,跟中国、印度之间的化解,包括在周边做了很多事情。扩充开放也没有问题,大家没有注意到,今年中国在22个门类巨大的开放,但是都被掩盖掉了,其实我们做了很多事情,时间关系不展开了。

我们强烈建议立即贬值汇率,把汇率贬值到6.8-7.0。然后,重配外储,推动美国收益率缓慢上升。最后资本帐户控制。

我们很多建议都很具体,你比如说我们建议适当补充流动性,这跟大家想的不一样。我们第一条居然建议放水,这不是放水。什么叫放水呢?我们可以用广义货币M2,跟名义GDP的增速去比。在过去30年里,我们平均每年广义货币供应M2比GDP多5个百分点,这叫放水。

最新的数据,我们M2只有8,广义GDP还有9.5,所以现在是负的1.5。原来你是每年5%正的过度货币投放,现在变成负的1.5,所以很多的风险,资产价格的下行、股权质押的爆仓,包括民营企业债务的违约,一系列都来了。因为突然把这个流动性抽干了,我们建议尽快补到9左右,通过降准的方式,现在也开始做了,稍微好一点,缓过来一点。

其它东西很多的技术细节。你比如说像减税没有问题,还没有到时间,因为12月18日是重大的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开口,可能会宣布2-3个百分点,目标是3,可能是2的增值税率下降。明年上半年,可能个人所得税能够下调5-10个百分点,企业所得税5个百分点,关税5个百分点的下调,社保的整个交税实际名义的交费率再下调60个百分点,打6折。

做这么多努力干嘛呢?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老乡别跑,就这个意思。因为对于资本而言,你能够赚到钱,你有所盈利,才能够持续经营下去。所以其实从这种角度,打贸易战挺好的,打打更健康嘛,高强度的贸易战,会激励我们强调知识产权保护,强调对科技的巨大投入,我们建议马上要投硬核科技和基础研究。

中国在这次贸易战里头,被卡住脖子的技术有多少项?240项,基本上所有脖子都被卡住了。

你发现这么牛的公司,上千亿市值,只要芯片一掐断,操作系统不让你用,就成了一块废铁。所以这块逼我们强力的保护知识产权,以及全力投入到科技研发的过程中去,同时降低税负,对这些民营企业稍微好一点,成立政策性的金融机构。现在叫做中小企业担保基金也形了,有点像国开行一样。包括民营信贷风险的缓释工具CRM、Plf 都开始出动了。

所以基本上都采取了相应这样一些动作,如果今年12月18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里,能够推出土地户籍,竞争中性等的有力的改革措施,我们市场能够得到全力的振奋,这也就真正实现了以开放倒逼改革,推进深入的改革,以更好的开放来纪念我们40周年的目标。

 

 

 

 

 

本文由 智慧外贸通 作者:圆圈说 发表,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智慧外贸通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